English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食用菌生料接种机的设计及实现】 【出舱前汤洪波吃了“鲜花包”】 【食用菌栽培市级示范班在我县开班】 【2021-2027年中国人工食用菌市场

出舱前汤洪波吃了“鲜花包”

时间:2021-07-22 09:4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时隔13年,中国航天员再一次实施空间出舱活动,也是空间站阶段中国航天员首次空间出舱活动。 湖南湘潭人汤洪波,7月4日是第一次出舱。他和刘伯明一道,历时约7个小时,完成了出舱活动期间全部既定任务。通俗来说,他们在机械臂上搭积木,给全景摄像机加装了

  时隔13年,中国航天员再一次实施空间出舱活动,也是空间站阶段中国航天员首次空间出舱活动。

  湖南湘潭人汤洪波,7月4日是第一次出舱。他和刘伯明一道,历时约7个小时,完成了出舱活动期间全部既定任务。通俗来说,他们在机械臂上“搭积木”,给全景摄像机加装了太空“自拍杆”。

  为了这次出舱,当天凌晨三四点,两人就开始准备。三人的早餐食品包括鲜花包、紫米粥、五香牛肉、五香鲽鱼、巧克力、坚果。“鲜花包”是祝福航天员们有个好心情。

  7月4日14时57分,经过约7小时的出舱活动,神舟十二号航天员乘组密切协同,圆满完成出舱活动期间全部既定任务,航天员刘伯明、汤洪波安全返回天和核心舱,标志着我国空间站阶段航天员首次出舱活动取得圆满成功。

  记者连线央视直播解说员,第一时间采访了中国航天员中心航天员系统尹姓副总指挥,来听听他揭秘更多航天员表现的背后故事。

  7月4日上午,神舟十二号乘组两名航天员刘伯明、汤洪波成功出舱,并完成了空间站舱外全景相机抬升操作。

  在首次出舱活动中,有不少精彩瞬间。这位副总指挥介绍,简单来说,包括太空出舱、上机械臂、工作台的安装、设备的检验等工作。对于舱外的航天员表现,副总指挥说:“操作准确、表现冷静、团队协作能力强。”

  当天8时11分,刘伯明打开节点舱上方的出舱口舱门。在与汤洪波配合给舱门装上保护罩后,8时30分左右,刘伯明一个跃身来到了浩瀚宇宙。这两个节点,地面指挥中枢都响起了掌声。细心的观众可能注意到了,刘伯明出舱门后,汤洪波并没有紧随其后,这是为什么呢?

  “接下来,他们要在空间机械臂上安装脚限位器和操作台,一上一下做搭档,汤洪波负责‘搬运’,刘伯明负责‘搭建’。”副总指挥解释,这类似于在机械臂上“搭积木”。

  舱外航天员的第二项工作,将安装在大柱段锥面上的一个全景摄像机进行抬高。“通俗地讲,就是给该处CMGb(CMG:控制力矩陀螺,航天器上常用的姿态调整执行器;b代表第二个)上的全景摄像机A安装一个‘自拍杆’,使其在原来的位置上抬高一段,具备更佳的视场。该副总指挥形象地表述:“这也是我们期待的,拍出新的更美的宇宙照片。”

  当天11时02分左右,汤洪波也成功出舱,向大家挥手致意,地面指挥中枢再次响起掌声。

  直播中,汤洪波的一举一动备受关注,比如挥手致意等。“他(汤洪波)在协作上给刘伯明递上脚限位器、对操作台组件初步安装等工作,都是做得很流畅的,可以说首秀完美,沉着大气!”副总指挥认为,这表示前期航天员训练刻苦到位,为下一步的工作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经验和依据。

  为了确保这次神舟十二号航天员首次出舱活动顺利实施,地面各系统也是密切配合,持续为航天员提供各种在轨支持。

  “这次航天员出舱活动,工作量大,过程复杂,地面各系统提前近半个月就开始了相关的准备工作。”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空间站任务副指挥杨彦波在采访中提到,在出舱之前,航天服还有脐带的连接,在出舱之后脐带连接就断开了,天地之间通信,主要还是靠中继卫星来保证,还会启用应急通信的备保手段,确保万无一失。

  “走出”航天器,到茫茫太空进行活动,协助“神十二”航天员成功完成出舱任务的,有不少“利器”,其中就包括舱外航天服。

  在真空、失重环境下,航天服改变了结构布局设计,提高服装寿命和舒服度。“毕竟要考虑到,以90分钟为周期的±120摄氏度左右的冷热交变,还有微流尘/碎片和空间辐射。”

  尹姓副总指挥还提到一个细节,在舱外航天服左胳膊上有个工作手册,是一个小的飞行手册,特殊材料制作,能耐受紫外辐射,不褪色,方便航天员随时可以查看飞行相关资料。

  出舱首秀完成后,接下来航天员的工作重点将是空间站的维护、科学实验、身体锻炼等,“在太空‘豪宅’工作背后,是航天员又进入了一个长期、稳定的工作状态,所做的工作非常非常多,包括准备好下一次出舱任务。”

  在央视直播中,备受关注的还有,中国航天员的食品如鲜花包、坚果、五香牛肉。

  实际上,航天员出舱的准备步骤非常繁琐。4日凌晨三四点,三人就已起床准备。尹姓副总指挥向记者解释,三人早餐食品包括鲜花包、紫米粥、五香牛肉、五香鲽鱼、巧克力、坚果。

  每逢考试前,不少家长会给孩子准备“粽子”,寓意“高中”。那么,给航天员准备鲜花包有何寓意呢?

  “鲜花包,是祝福航天员首秀能有个好心情。”这位副总指挥说,但在这些简单餐食背后,有着严格的饮食安排。“出舱当天,餐食安排了三餐,包括早餐和过闸前的加餐。进食食谱能量比平常多出约600千卡,以满足出舱活动高体力负荷的需求;食谱食品的特点是低纤维低产气,以避免出舱期间可能出现的排便排气带来的不适。”

  北京时间7月4日14时57分,经过约7小时的出舱活动,神舟十二号航天员乘组圆满完成既定任务。“但从航天员起床到完成出舱任务,差不多12个小时,其间无法再进食,会随身携带水袋(500毫升),补充水分。”

  此外,直播中还有航天员各种用餐姿态,和队友一起吃,看队友锻炼在吃,倒立在吃,俯卧在吃,仰卧在吃,队友都吃完了汤洪波站在工作台前边看屏幕边吃,始终都没放下手里的筷子。

  “从另一方面来说,航天员在太空的餐具齐全,有筷子、餐盘、刀叉等,当然餐厅设计也很精美。筷子可能是不锈钢材质,为了方便航天员清洗。”该名副总指挥(笑着)说,“三名航天员里汤洪波年纪最小,本身也挺活泼的。”有网友评论:“太可爱了吧!太空干饭人!”

  据央视从6月17日到7月4日,航天员聂海胜、刘伯明、汤洪波已经在中国空间站生活了半个多月,他们的太空生活紧张又忙碌,除了工作训练,他们已经基本完成了对天和核心舱的布置。

  6月25日,天和核心舱内摄像机记录下这样的画面:中午12时10分,三名航天员正在享用午餐,三人边吃边聊,很是轻松惬意。不过每位航天员的餐具各有不同,刘伯明没有使用餐具,聂海胜使用的是勺子,而汤洪波用的是筷子。

  然而,在失重环境下用筷子吃饭,细小的食物总是容易飘出去,好在汤洪波反应快,迅速接住了食物。

  15分钟后,聂海胜第一个吃完午餐,随即就来了一个后空翻,紧接着又来了一个倒立,然后再来了一个后空翻,这些在地面上饭后禁止的动作,在太空中并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不良影响。

  据央视航天员在太空长期驻留,首先要遇到的挑战就是失重。我们地球上的人行走跑跳,到了太空里面就变成了飘来游去,这种变化随之带来的就是失重生理效应。空间站里,很多特殊的健身设备,就是为了帮航天员克服失重效应带来的身体损害。一起去看看,太空健身房里都有什么?

  6月28日,在空间站小柱段睡眠区过道上的神秘装置,终于揭开了它的神秘面纱,这就是太空跑台。当天18:30左右,航天员刘伯明、汤洪波正在吃晚饭,聂海胜开始为太空跑台安装电子设备,安装完毕后,他又开始穿着特殊的马甲,这时候,汤洪波也飞过来一起研究设置电子设备。

  设置完,聂海胜便开始迈开了“太空步”。与地面不同的是,它增加了重力模拟装置,施加一定的压力将航天员束缚在跑步机上,航天员在跑步机上相当于在正常重力环境下进行运动,锻炼了骨骼肌,并压迫骨骼,刺激了骨的重建。画面里聂海胜不断调整设置,脚下的步伐也是逐渐加快。接近尾声,汤洪波取过相机,留下了队友跑步的影像资料。15分钟后,聂海胜的步伐逐渐放缓,结束了运动。摘下重力模拟装置后,聂海胜认真地进行了小腿按摩,缓解肌肉疲劳。

  15分钟,在地面大概能跑3公里,看来航天员在太空的运动量一点也不小。除了太空跑台,还有一辆太空自行车,类似于动感单车的形式。画面里,汤洪波腿部运动幅度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这是通过增加间歇的或者冲刺的运动状态,来刺激航天员的心率的阈值,增加心血管的调节能力。

  再来看看升级版的蹬车运动,航天员佩戴着专用的呼吸器,来强化心肺功能,还有专门的上肢锻炼模式装置,来增加航天员全身的锻炼效果。

  有规律的、持之以恒的锻炼,对于长期失重状态下提高工作能力,防止心血管功能失调、骨质脱钙、肌肉萎缩等都有明显的效果。长期飞行的航天员每天运动时间一般不少于2小时。所以我们在画面里可以看到,航天员们的运动可谓是因地制宜,无处不在。而其中最重要的角色,就是拉力带。航天员的每个动作都是有设计方案的,对于骨骼和肌肉都能起到刺激和锻炼的作用。香港六合报码网

  据央视太空是真空低压的环境,为了战胜可能出现的低压和缺氧威胁,航天员中心为航天员设立了八大类、一百多个科目的高强度训练,以确保他们可以在太空安全高效工作。

  在地面,由我国自主研发的模拟失重训练水槽是模拟航天员舱外活动最为高效的训练设施,为了尽最大限度模拟太空失重环境,航天员身着水下训练航天服在一个直径23米、深10米的中性浮力水槽内进行一些维修、运输、建设作业的训练。

  中国航天员中心高级工程师张磊说:“通过水的浮力来抵消掉人和航天服的重力,达到中性浮力,通过这种方式来模拟失重所有的流程,所有的过程全部在这个水槽里面(进行)。”

  一般情况下,航天员在水里一待就是6个小时以上,中途也不能吃饭和喝水,但即便这样,他们仍然特别珍惜在水下训练的时间。

  中国航天员中心助理研究员、出舱活动专项训练教员吴昊说:“虽然说是模拟失重,但是在服装里面,还是受重力影响了。头在下面,其实是有点倒立的状态,是很难受的,何况时间那么长。但他们从来都没有说因为不舒服去休息或者调整,因为他们也觉得要珍惜在水下的时间,训练都很刻苦。”

  除了失重环境训练,中国航天员中心还为航天员出舱设计制定了舱外航天服装备操作训练、出舱过闸程序训练等一系列能够更好适应太空环境的训练科目,尽可能在地面模拟太空环境,提升出舱执行任务能力。

  吴昊说:“他们出舱的时候,很多动作大家看起来都觉得特别简单,但真的是每个动作都很难。咱们自己的手,裸手这么灵活,现在拿着挂钩,这么一捏,往上一拿,然后一挂,你觉得很简单。但要是戴上那么厚的手套,里面还有压力,这种叠加的情况下,是很难做到的。”

(责任编辑:admin)